万豪娱乐

美国前能源部副部长:绿色金融促进全球能源格局绿色化
2019-05-15 保尔森基金会
保尔森基金会金融中心推出“对话金融”访谈系列,携手全球绿色金融业界领袖,共同探讨绿色金融主流化的具体挑战,提高国际资本市场对绿色金融的认识。希望他们的真知灼见能启发更广泛、更深入的探讨和对话。
 
 
美国前能源部副部长:绿色金融促进全球能源格局绿色化
本期嘉宾 潘诺门(Daniel B. Poneman)
森图斯能源公司(Centrus Energy Corp.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董事会成员
 
2009年至2014年,潘诺门先生曾担任美国能源部副部长兼首席运营官。他的工作涵盖了美国能源政策及项目的各个方面,如碳氢化合物、可再生能源、核能和能效,包括网络安全、项目管理、国家安全和国际合作。他还曾负责美国能源部的救灾应急响应工作,如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及美国桑迪飓风极端天气灾害。2013 年4 月23 日至5 月21 日,潘诺门先生曾担任美国能源部代理部长。
 
当您回顾在美国政府部门的工作,您最自豪的成就是什么?
 
答| 在政府部门工作和在商界一样,一切成就都是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所以,自豪感实际上是来自为承担重要工作的团队做出了贡献。
 
在这个意义上,我想说,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任职期间,我最自豪的是致力于解决1993年3月平壤方面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所引发的朝鲜核威胁。在军事局势日益紧张的情况下,我和我的同事在罗伯特·格鲁奇(Bob Gallucci)大使领导下,与平壤方面展开直接而密集的谈判,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与之相关的各项外交行动,最终与朝鲜达成了框架协议,使其钚生产计划冻结了八年之久。其次还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避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存在终止的可能,我们做出了巨大外交努力。在1995年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和延期大会上,支持无限期延长此条约,使之成为未来全球反对核武器扩散的基石。
 
在美国能源部工作期间,我最自豪的成就是担任信贷审查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在时间紧迫的压力下,审批了300亿美元的联邦贷款和贷款担保计划。这笔资金用于建设美国最大的风电厂、若干个具有商业规模的太阳能光伏、太阳能光热和地热发电站,美国30年来首个商业化核电站、一座先进的生物精炼厂以及特斯拉和日产聆风等电动汽车制造厂商。其次,在福岛核泄漏事故和桑迪飓风灾难事件之后,美国政府各部门一起努力,分别向日本和数百万断电的美国民众提供紧急援助,为此做出的努力也使我深感自豪。
 
您对中国的核电发展有何看法?
 
核能发电的优点基本上全球公认。2018年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集团公司(Rosatom)签署协议开展核能合作。您对中国的核电发展有何看法?
答| 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占全球排放总量的28%。因此,中国的核电目标对全球共同致力于避免潜在的灾难性气候变化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核能是燃煤发电的主要替代方式,而中国多年来一直在增加燃煤发电以支撑其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这意味着,从2000年到2016年,中国每年新增燃煤发电量约50吉瓦,这相当于南非整个国家的年用电量。2017年,中国宣布放缓燃煤电厂的建设步伐。但是不论如何,中国不断增长的燃煤发电量会导致未来几十年内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增。
 
中国计划大量增加核电装机容量的决定之所以重要,原因也正在于此。中国已并网发电的核电机组达43吉瓦,还有13吉瓦正在建设之中。目前,美国并网发电的核电装机容量居全球第一,但预计到2030年,中国将赶超美国。国际能源署表示,要实现全球升温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到本世纪中叶全球核电装机容量必须增加一倍;中国核电计划的成功对实现这一目标至关重要。
 
一带一路对全球能源外交将有何影响?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备受关注,核电也是中国 “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领域之一。您认为这对全球能源外交将有何影响? 
答| 中国核电计划的规模和雄心都领先世界,而且对于走出国门、成为核电出口大国表现出了极大兴趣,开展“一带一路”核电领域合作也是中国核电发展的战略目标之一。事实上,中国对核能的投资超出了“一带一路”倡议的范围,比如说中国投资了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竞标了阿根廷核反应堆建设项目。核电市场竞争激烈,只有少数供应商争夺少量核电项目,所以中国的核电出口给其他国家在该领域发展带来了严峻挑战。核反应堆项目往往历时百年,再考虑到反应堆规划、购买、建造、运行和报废的时间,赢得这些项目的国家可以在东道国获得重要的战略立足点,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和扩大其战略影响,还会对东道国如何制定防止核扩散条件以及如何有力地执行这些条款产生重大影响。因此,“一带一路”倡议对全球能源外交的影响可谓重大而深远。
 
您认为绿色金融将对全球能源绿色化进程起到什么作用?
 
答| 绿色金融在促进全球能源格局绿色化方面至关重要。许多绿色能源项目都是资本密集型的。从整个电厂的建设成本角度来看,虽然核能项目的燃料成本较低,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燃料成本甚至为零,但其它成本是很高的。与之相比,火电项目的前期费用占项目总成本的比重较小。绿色能源项目如果要与火电项目展开有效竞争,必须借助有利的融资条件。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化石燃料补贴仍然数量巨大。在这种情况下,绿色融资就显得尤为重要。
 
美国能源部的贷款担保计划证明了绿色金融的潜力。在该计划启动之前,美国没有任何达到上网规模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项目开发商在没有良好的业绩记录之前,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几年中,很难筹集到商业资本来支持这些项目。贷款担保计划为五个此类项目提供了资金支持,从而使项目获得了商业贷款融资,为市场提供了足够的信心,进而使得接下来的十个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完全由私营部门提供资金。
 
绿色金融还可以为能效融资提供支持,这是成本最低的构建绿色能源格局的方式。正如人们所说,“节电比发电便宜”(negawatts are cheaper than megawatts)。
 
中国能成功地在国内应用技术并出口到世界各地,原因之一就是中国能保证提供低成本融资。当然,保尔森基金会在促进中国绿色金融发展方面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美国想要具有竞争力,就要确保美国的技术应用和出口享有类似待遇。
阅读